2016年7月28日 星期四

【Spain♦西班牙】Barcelona 巴塞隆納 - 米拉之家, 畢卡索美術館, 更多美味的 tapas

抵達巴塞隆納的第二天, 也是跟台灣前來的娘親會合的大日子, 迫不及待好興奮喔! 接下來就是全家到齊名符其實的家庭旅行了!

昨天從西西里飛到巴塞隆納, 由於其中一箱行李沒跟上停留在西西里島, 因此花了不少時間跟機場地勤交涉, 進城之時已不早, 只大吃了 tapas 和簡單的逛了巴塞隆納的市容, 今天上午把握去機場迎接老媽之前的時光, 趁機多逛一個景點吧!

巴塞隆納充斥著加泰隆尼亞現代主義的美麗建築, 最出名的不外乎是天才建築師高第的作品, 除了必須朝聖聞名於世的聖家堂之外, 還有一連串相當知名的有趣建築散落在巴塞隆納的各角落, 像是米拉之家, 巴特婁之家, 奎爾宮, 奎爾公園… 等等。

★ 遊記冗長,趕時間查資料的背包客們,歡迎點擊以下快速連結:
米拉之家Bilbao BerriaSAGARDI畢卡索美術館
或參考【Euro♦歐洲】秘笈篇 - 旅遊資訊, 小撇步 <彙整區>

18世紀後半葉, 加泰隆尼亞地區由於工業化和繁榮的海上貿易使得經濟蓬勃發展, 造就了加泰隆尼亞現代主義的誕生, 高第 Antoni Gaudí i Cornet 就是這潮流中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 設計出許多奇特夢幻的房屋建設。

我們選定離住宿不遠的米拉之家做為今天的起點, 最近的地鐵站是 metro L3綠線L5藍線 都有通過的 Diagonal 站, 出站後大約步行300公尺, 沿途是被兩排綠樹包圍的綠茵人行步道。

路口轉角不像正常有稜有角的樓房, 而是線條柔和, 波浪形狀外型的奇特建築物, 一看就知道米拉之家到囉!

建於1906到1912的 米拉之家 Casa Milà 為高第晚年的作品, 當時巴塞隆納的政界紡織開發商 Pere Milà 與繼承前夫大筆遺產的有錢老婆 Roser Segimon 委託高第設計的自家豪宅, 地面層做為店面, 其他樓層的公寓則用來出租。 

整座建築物幾乎找不到直線和平面, 外表波浪形的白色石面和捲曲的鐵片陽台與窗台圍欄是裝飾建築藝術家 Josep Maria Jujol 的設計, 他跟高第有不少合作的案子。這樣的外形在落成之初飽受爭議, 被批評為太過前衛又古怪, 戲稱作 "La Pedrera" 意為 "採石場", 誰知道多年之後不但成為加泰隆尼亞現代主義的代表座之一, 還在1984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保護。 

由於整棟樓都是歪七扭八的牆面, 沒有所謂的主牆, 支撐樓房重量的任務就交給建築結構的大柱子。

網狀鏡面的入口大門, 買了門票 €14/人, 租了導覽機 €4/台, 從此處進入參觀。(改為門票包含導覽機 €20.5/人, 2016更新) 更多資訊可參考米拉之家官網

鏡面門內側牆面比外牆更奇幻, 歪曲形狀的天花板塗有黃綠橘淡色調的圖畫, 彷彿到了夢遊仙境的場景。

整個米拉之家有兩個中庭和一個小天井。

中庭和超多窗戶的設計帶給每戶住家非常優良的採光。

中庭放置了一尊高第的半身像, 因為他的關係米拉之家已經是巴塞隆納的一大賣點。

我們照著參觀方向的指示走, 沿著樓梯一路往上爬, 連樓梯間都充滿了弧形和色彩。

怎麼連住戶的大門看起來都像是迪士尼樂園才會出現的樣式 :p

直接通往屋頂開始參觀, 好多根橘黃色和白色的通風口和煙囪, 扭曲紋路的條狀實在超可愛!

只可惜早上厚厚的雲層, 沒有藍天襯托橘色羅馬士兵頭盔的美。

士兵頭的表情也未免太豐富了吧! 有夠卡通的, 越看越喜歡 :)SONY DSC

百看不膩的童趣煙囪頭, 儼然是米拉之家最具識別度的一隅。

從屋頂往中庭看的樣子。

緊鄰種植四排綠樹的格拉西亞大道 Passeig de Gracia, 巴塞隆納的街道真的是乾淨又美麗!

頂層的閣樓是展示廳, 展出許多跟高第有關的作品模型和理念, 先來看看米拉之家精細的模型。

模型幾乎刻劃出所有的細節, 令人更能理解米拉之家整體的配置。

高第從懸鏈線得到設計靈感。

懸鏈下方的鏡子反射出的是倒反的懸鏈線, 在力學上有很好的穩定度, 也是很漂亮的線條。

這是高第為巴塞隆納附近的小鎮 Santa Coloma de Cervelló 設計的科洛尼亞桂爾教堂 Cripta de la Colònia Güell, 把懸鏈線融入建築設計的模型, 可惜委託人 Eusebi de Güell 後來生意失利沒有經費繼續建造, 只完成了地下聖壇, 現在做為禮拜堂用。雖然沒機會看到這間以懸鏈設計的教堂, 高第把很多同樣概念的設計放進聖家堂, 其他的像是在科洛尼亞桂爾教堂可以看到聖家堂雙旋立柱的雛形。

巴特婁之家 Casa Batlló 改裝前和改裝後的模型。

展示廳所在的閣樓使用加泰隆尼亞拱 Catalonia Vault 的結構, 一種在加太隆尼亞地區常見的蓋法, 只需要紅磚和砂漿即可組合出漂亮的低度弧形的技術。

走在裡面有點像在大鯨魚的肚子裡, 那些拱型猶如他的肋骨。

繼續往下層參觀, 窺探20世紀初期有產階級人家生活的樣子。 SONY DSC

很多擺設就算現代看起來都還是很棒的家具。

廁所看起來就沒有那麼舒適了! 管線全都露的馬桶和水管, 但至少空間很寬敞。

廚房的爐火看起來還是燒炭的裝置。

參觀的差不多, 時間算準準的從米拉之家離開, 準備去機場迎接即將抵達巴塞隆納的娘親。

 

搭乘地鐵至火車站 Barcelona-Sants 轉乘前往機場的 R2 線, 由於前一天才搭過相同路線從機場到市區, 等車的月台上又充斥著許多帶著大箱小箱一看就是要去機場的旅客, 因此信心滿滿跳上反方向前來的列車。我們在車上一路聊天, 心情愉悅的準備等會兒就能與三週不見媽媽相會, 只見車窗外的風景越來越美, 漂亮的藍天碧海, 正想說昨天一定是行李延誤影響心情, 竟然沒注意到有如此美麗的海岸風光, 才驚覺應該要20分鐘車程就到的機場也為免搭太久了吧?!?!?

眼前的風景越是美妙, 我們越是心急… 天呀! 我們到底搭到哪裡去了?!?! 不但不知道我們身在何方, 最慘的是應該無法準時的接到老媽了! :'(

沒遇到查票的人, 無法詢問, 也還好沒遇到, 因為我們所拿的 T-10 Zone 1 交通卷肯定沒有包括我們搭錯車的範圍。無計可施之下, 我們先下車再說, 到車站裡研究到底要怎麼前往機場。就這樣我們莫名的到了 Vilanova i la Geltrú, 這是一個 Zone 4 的城市。

與我們等同著急的還有另一個托著大行李廂, 聽口音應該是來自美國的老兄, 跟我們一樣意外的來到不是機場的這個城鎮, 比較悲慘的是他真的有飛機要趕, 下車便直接衝出站搭計程車去了! 雖然怎麼算都不可能趕的上他的班機。我們一度考慮要跟他一起搭車分車錢, 但實在不知道距離機場有多遠,車錢會有多恐怖, 也沒在趕飛機, 因此還是決定搭 R2 回去, 再說我們手上的 Zone1 T-10 若在 Zone4 出站還有被罰錢的風險。

心急如焚的在車站查時刻表, 偏偏沒有任何一班直達機場的班車, 仔細詳讀時刻表才發現原來 R2 列車並不是毎班都站站停, 而且還有分南北支線, 我們搭錯的那班車就是不經過機場的 R2 Sud 線, 錯搭的原因是我們搭到跟預期要搭乘班次早三分鐘又在同一月台的班車。所以說不是時間差不多見車來就往上跳, 一定要確認目的地呀!

最後我們悟出最快到機場的方法必須轉兩次車, 先搭上 R2 Sud 返回, 在 Castelldefels 轉乘有停 El Prat de Llobregat 的 R2 車, 再換乘 R2 Nord 重新前往機場 Aeroport。在那只有智障型手機的年代, 不能隨時上網查詢, 只祈禱車站貼的時刻表是正確的。

事後查了地圖才知道, 原來 R2 Sud 過了 Castelldefels 之後都是靠著海岸行駛, 怪不得有那麼出色的海景, 不得不說我們也駛離 Barcelona 市區太遠了吧!

幸好蠢過一次搭錯車之後, 返回往機場的兩次轉車都順利乘上正確的班車, 總算到達巴塞隆納機場, 卻也比預期的整整慢了一個半小時。我們三人三步併做兩步的奔向入境旅客的出口, 看到熟悉的背影正坐在行李廂上, 可憐的娘獨自等了一個多小時, 雖然我們有傳簡訊給她, 但不知為何沒有收到, 趕緊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welcome to Barcelona!!!

終於接到親愛的媽媽(灑花~), 我們沒有馬上離開機場, 為了確認昨天行李延誤那箱運輸的狀況, 因為 Vueling 官網雖然有行李追蹤系統, 但似乎更新的不怎麼即時, 想說如果已經抵達巴塞隆納, 我們自己領回也不錯, 結果地勤告之行李已經在派送到旅館的途中, 那時真心的佩服身為廉航的 Vueling 服務效率真是好棒棒呀!

我們還順便問了航空公司理賠的項目, 地勤給了全天候24小時的諮詢電話, 沒記錯的話, 在無數的電話等候和近乎聽不懂的英文口音溝通之中得知能夠用email申請60歐元的理賠, 只是申請完也沒有得到任何的回音, 也不值得繼續國際電話追蹤了! 不然電話費都要超過60歐元啦! 重點是追到理賠的機率實在太低, 光是詢問行李行蹤的過程就足已令人抓狂。 

帶著剛入境西班牙的阿母回到旅舍把行李放下, 問了櫃台延誤那箱行李似乎尚未送來, 想說晚點應該就會到貨了吧! 另一方面, 行李延誤正式超過24小時, 當時刷機票的信用卡附帶的旅遊不便險已經視為行李遺失的範疇, 也就是理賠的金額加碼到5日內所購買三萬元之內的必需品, 代表我們有三萬元的零用錢可花(耶!) 但不要高興得太早… 畢竟還沒領到這箱還在某處遊蕩的行李。

 

對於昨日在 Tapas Bar 吃到的 pintxos 印象超好, 因此再次帶著老媽至 metro L4黃線 Jaume I 地鐵站, 到同樣位於 La Ribera 里貝拉區 (El Borne) 的另一家米其林推薦的 Tapas Bar - Bilbao Berria, 我們昨天經過的時候就很想嚐試, 只是在 SAGARDI 已經吃到撐了! (關於 tapas/pintxos/pinchos 的介紹可以參考前一篇遊記)

Bilbao Berria 跟 SAGARDI 在同一條街上, 提供食物的方式完全一樣, 超多種不同款式的 pintxos 在吧台上等的食客們自行挑選。

當然不會放過眼前跟 SAGARDI 不同款的 pintxos, 一整家貪吃的好奇寶寶毫無節制的拿了一大堆。從最前方的橄欖沙丁魚醃黃瓜鮪魚洋蔥串 (banderillas), 順時針方向的 pintxos 依次是白蘆筍海鮮沙拉, 燻鮭魚和起司絲, 某種生魚和醃黃瓜與番茄, 沙丁魚彩椒番茄。

右下角開始是魚泥乳酪幕斯配炸韭蔥絲; 左側的灰白色麵條狀的東西是 angulas, 一種歐洲品種的小鰻類, 是西班牙北部巴斯克地區 (Basque Country) 常見的食材, 底下鋪著切片水煮蛋; 順時針方向再來是魚卵生魚與醃黃瓜和番茄, 鮪魚泥鑲煙燻剝皮紅甜椒, 燻鮭魚與起司絲, 沙丁魚彩椒番茄。

老弟拿得一盤幾乎都是肉類和炸物, 分別是炸魷魚培根捲, 鴿子荷包蛋西班牙臘肉腸 (chorizo)與炸青椒, 西班牙紅腸 (chistorra), 火腿捲。SONY DSC

左右兩側是海鮮泥幕斯, 生魚和青椒, 中間的是布利乾酪(brie)和木梨甜糕(membrillo)。 

跟 SAGARDI 相較之下, Bilbao Berria 的變化更多, 食材組合的視覺效果比較不拘小結, 口味方面也相當出色。結帳的方式是一樣的, 最後用牙籤計算吃掉的數量, 我們全部吃了19根牙籤, €1.65/支, 加上4杯 sangria, €2.4/杯, 總共 €40.95。 

Bilbao Berria
Add: C/Argentería, 6 08003 Barcelona
Tel: +34 93 269 04 58
Website: http://www.bilbaoberria.es/barcelona/born/ 

 

吃了一圈 Bilbao Berria 之後, 我們還是比較喜歡 SAGARDI, 因此又帶著老媽再次登門。根本就是在 tapas bar hop, 呵呵! 

個人覺得 SAGARDI 的 pintxos 裝飾更精緻, 味道也比較細膩有較多層次, 又拿了一些昨天沒供應的樣式。 

新鮮乳酪, 蕃茄果醬 (tomato marmalade), 松子和核桃碎屑。

前面的 pintxos 是沙丁魚, 漬洋蔥, 鯷魚醬, 細香蔥; 後方顏色好鮮豔的是紫甘藍蟹肉沙拉, 紅綠椒, 鯷魚和小番茄。

最後是西班牙的經典馬鈴薯烘蛋 tortilla de patatas。 

在 SAGARDI 又狂掃了10支竹籤, €1.80/支, 總共 €18。好吧! 精緻又美味的確有反應在價格上, 比 Bilbao Berria 的每支 €1.65 貴上一些。

SAGARDI BCN Gòtic
Add: c/ Argenteria, 62 _ 08003, Barcelona
Tel: +34 933199993
Website: http://www.sagardi.com/

 

再次不小心把自己用數不清的美味 pintxos 塞爆, 吃的好飽呀! 我們在里貝拉區邊走邊逛的往畢卡索美術館的方向逛過去。

 

巴塞隆納的畢卡索美術館 Museu Picasso 是第一個專門保存畢卡索創作的展館, 位於里貝拉區五座相連的中世紀貴族宅邸之中, 主要收藏了許多他早年的作品。

最初是由畢卡索的摯友兼經紀人 Jaume Sabartés 發起建立畢卡索作品收藏館, 原本打算設點在畢卡索的出生地 Málaga, 但畢卡索本人覺得跟巴塞隆納有更深的淵源, 最後決定在巴塞隆納推動這項想法, 於1963年正式成立美術館, 最早一批展品也是由 Jaume Sabartés 捐贈的。

門票 €10/人, 開放時間為週二到週日 9am-7pm (週四到9:30pm), 週一公休, 詳情可參考畢卡索美術館官網SONY DSC

館內禁止拍照, 我們放下相機, 專心欣賞這位近代最具影響力藝術家的才華, 或說意外的發現畢卡索的畫作跟過往印象中的樣子怎麼差這麼多呀?!?!

說來慚愧, 小時後對於畢卡索的認知唯有他是知名現代畫家, 也就是專畫一些沒人看的懂的圖案, 甚至只要是不之所云的畫, 或是形容人的筆跡過於潦草(醜), 就會被說 "很畢卡索", 彷彿畢卡索就是亂亂醜醜的代名詞。

長大一些自認喜歡畢卡索用幾合圖形和色塊組成的風格, 到了此館之時才越看越是滿頭霧水, 竟然有許多看起來中規中矩的油畫系列!!! 原來這裡很大一部分都是畢卡索早年和還在受訓時代, 也就是還沒進化到怪怪畫風之前的作品。

畢卡索 Pablo Ruiz Picasso 1881年出生在西班牙南部的馬拉加 Málaga, 14歲搬到巴塞隆納, 20歲才到巴黎發展, 因此巴塞隆納在他的成長過程中占有一定程度的重要性, 1973年過世, 相當長壽的活了91歲。他的畫風多變, 大至上可分為: 藍色時期(1901-1904), 粉紅色時期(1904-1906), 非洲風期時(1907-1909), 立體派(1909-1912), 晚期; 當然細分的話還有更多分法。

然而由於居住地的緣故, 此館絕大多數的收藏都是 1890到1917年之間的作品, 年代排列包含早年(1890-1897), 受訓時期(1897-1901), 藍色時期(1901-1904), 還有1917年之前在巴塞隆納的作品, 他最出名的立體派畫作反而不多, 卻可以看到這位藝術大師從小就十分驚人的才氣, 探索自我風格和蛻變的過程。館內有非常多項的展品, 這裡只挑了幾幅重要的經典之作介紹。 


畢卡索的母親 Portrait’s of Artist Mother (1896)

父親本身也是畫家, 因此畢卡索從小就學畫, 家人的肖像是他練習時常出現的題材。比起嚴格的爸爸 Don José Ruiz Blasco, 他跟媽媽 María Picasso López 更為親近, 這幅刻畫出慈母的樣子。

畢卡索的全名是 Pablo Ruiz Picasso, 按照西班牙的命名系統來說, 父母姓是都會出現在姓名串裡, 父系的先母系的後, 也就是畢卡索選擇其母系的姓氏 Picasso 作為簽名檔, 有說法是他跟媽媽更親近的緣故, 另一說則是因為比起父系的 Ruiz, Picasso 是個比較罕見姓氏的說法。


科學與慈悲 Science and Charity (1897)

此畫作為畢卡索早期最重要的畫作之一, 是受訓時期16歲年輕畫家得獎的佳作, 以傳統的透視畫法勾勒出代表科學的醫生, 抱著幼兒的慈悲修女, 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病榻上的婦人。 


等待 The Wait (Margot) (1901)

初到人文薈萃的巴黎令年輕的畢卡索大開眼界, 也開啟了不同的風格, 受到梵谷畫風的影響, 畢卡索把在巴黎咖啡廳看到的女人, 以點彩的筆觸, 黑色的輪廓, 繽紛的色彩繪出不知是妓女還是毒癮者的風韻。


沙巴德斯的肖像 Portrait of Jaume Sabartés with ruff and cap (1939)

相對晚期的作品, 兼經紀人的摯友在他的筆下變成了這副模樣, 這種不按牌立出牌的畫風才是我一直以來認知中的畢卡索。身穿環狀皺領, 頭帶黑帽的沙巴德斯, 五官就是像被從新排列組合過, 非常幽默風趣的一幅肖像畫。


仕女 Las Meninas (1957)

1957年下半年, 畢卡索以 Velázquez 的同名畫為藍圖改造創新, 創作出截然不同風格的樣子, 整幅畫好似重新投胎過, 而這只是整系列畫作的開端, 仕女改造圖總共有58幅之多, 全套收藏在這個美術館。

維拉斯奎茲 Diego Velázquez 的仕女原圖, 他是17世紀巴洛克時期的西班牙傑出畫家, 仕女 Las Meninas 為最具名氣的畫作之一, 就這樣被畢卡索惡搞了 :p

仕女 (瑪格利特小公主) Las Meninas (Infanta Margarita Maria) (1957)

仕女圖系列之一, 這幅畫的是畫作中央的瑪格利特小公主, 同樣是壓平了又變形, 誇張的線條和大膽的用色, 原本貴氣十足的小公主, 臉色變成了一陣青一陣藍的模樣。

  

超級豐富的館藏, 一口氣把畢卡索的作品從小看到老實在很過癮, 我們待到閉館才不情願的離開, 更多有趣的畫作和詳細介紹在畢卡索美術館上可以查詢。

 

走出美術館的時候已不早, 能參觀的景點大概都閉館了吧!? 因此我們很隨意的在市區裡走走逛逛, 順便買些在行李遺失理賠範疇內的物品, 就是那五天內要花完的三萬塊理賠金 :)

 

居然看到傳說中的很多國家的禁酒, 據說是喝了會看到綠色小精靈的苦艾酒 absinthe, 源於18世紀末的瑞士, 一種用苦艾草, 綠茴芹, 甜茴香製作的極高濃度蒸餾酒。除了超高的酒精濃度, 過去認為苦艾酒還含有高劑量來自苦艾草油裡名為 thujone 的化學物質, 由於在大腦裡的作用跟大麻類似, 被解讀為會產生幻覺又易成癮而被歐美多個國家禁賣。

直到近期的研究顯示其實苦艾酒裡的 thujone 含量極低, 根本不可能達到至幻或上癮的效果, 上個世紀末各國一一解禁, 但長期對苦艾酒誤解和好似在道德邊緣遊走的神秘感已經深植人心, 真的看到瓶子裡的綠色液體還是有莫名的興奮感。

印有惡魔圖像的 Diable 牌感覺就很邪惡, 從酒精濃度50度的紅色 Rouge, 70度的綠色 Vert, 到85度的黑色 Noir… 根本可以當醫用酒精了吧!

咦? 怎麼還沒喝就看到綠色小精靈了?!?! 另一牌 Jacques Senaux 直接用小精靈當標誌。後來回台灣好像也有看到過這瓶在大賣場裡出現。

嗜酒的好奇寶寶買了兩小瓶印有惡魔的70度綠色苦艾酒, 想說回家喝喝看會不會真的有小精靈出現。

街邊住家陽台放置難以理解的白色人形和金屬光桃粉色球…

經過的時候很難不多看他兩眼 =.=

路過圓環邊上的銀行 CatalunyaCaixa, 真是好漂亮的建築物。 

天色漸漸暗下來, 街上大部分的店家也關門了! 在天使門大道 Portal de l’àngel 上的 H&M 好有古味, 超級美麗!

再次經過拉蒙貝倫格爾三世廣場 Plaça de Ramon Berenguer El Gran, 古堡在天色全黑打著光的樣子別有一番風味。

廣場中央的雕像是11世紀末到12世紀初統領加泰隆尼亞地區的巴塞隆納伯爵 Ramón Berenguer III 青銅雕像。

 

下午在 tapas bar 實在吃太飽啦! 逛了老半天還是不太餓, 只隨意的找了家餐廳打打牙祭, 免的晚上餓起來沒東西吃。

這家餐廳 Taberna del Cobre 已經歇業, 寫進遊記是為了記錄旅程順便介紹食物。先點了一壺 sangria, 紅酒為基底的水果調酒, 是西班牙調酒的經典款。

香蒜炒洋菇 Champiñones al Ajillo, 簡單又美味的 tapa 小吃, 用橄欖油以蒜末炒迷你洋菇, 再用雪利酒, 一點檸檬汁, 和洋香菜調味。

辣炸馬鈴薯塊 Patatas Bravas, 同樣是常見的 tapa 小吃, 水煮後在酥炸的馬鈴薯塊, 淋上紅甜椒, 辣椒, 醋和橄欖油熬煮成的辣醬。

西班牙海鮮飯 Paella Marinera, 以為端出來會是一個大鐵盤, 所以看到放在白白的盤子裡的呈現方式有點失望, 不過後來才發現像這樣小份 tapas 形式的盛盤很常見, 而且正適合不會太餓的我們。

用餐完已經很晚了! 老媽搭乘長途飛機又轉機, 還在嚴重時差之中, 吃到快睡著, 我們衝衝吃完趕緊回到旅館休息, 明天要到聖家堂朝聖啦! 只是沒想到回到旅館還是沒有延誤那咖行李的蹤影… oh no!!! 歹戲拖棚還要拖到明天呀?!?! 

 

【Euro♦歐洲】秘笈篇 - 旅遊資訊, 小撇步 <彙整區>

上一篇:   下一篇:
【Spain♦西班牙】Barcelona 巴塞隆納 - 美味精緻的Tapas, 海洋聖母教堂, 加泰隆尼亞音樂宮, 巴塞隆納主教堂   【Spain♦西班牙】Barcelona 巴塞隆納 - 聖家堂 Sagrada Família~ 高第的曠世鉅作, 蘇比拉克的受難立面雕刻

 

【Euro♦歐洲】目錄總覽

0 意見: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