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

【美國南方•Southern US】薩凡納 Savannah, GA - 富商豪宅 Owens-Thomas House, 河街 River Street, 文藝的 Savannah City Market


抵達亞特蘭大的週末,參加了老弟的畢業典禮,享受了美妙的 family time,緊接的週間雖然還沒追上正確時區的生理時鐘,趁著聖誕將至的小空擋,來去美國東南海岸的悠哉小城,畢竟亞特蘭大是個相對年輕的都會區,跟世界上大部分非歷史名城的都會相差不遠,高樓大廈、百貨公司、錯綜公路、密集人口… 新奇的程度極低,想要更了解南方文化還是到靠海的歷史海港城為妙,那些過去以種植園和黑奴交易賺進大筆財富的歷史基地。

選定了喬治亞州的薩凡納 Savannah 和北卡羅來納州的查爾斯頓 Charleston,兩個都是當年非洲黑人被抓到美洲作為黑奴販賣的登陸港口,也是南北戰爭時南軍的重要根據地,兩城皆不大,相距大約兩個小時車程,很適合作為一個星期的 road trip 旅遊。

 

時差的緣故,天未亮老爸老媽早已清醒的睡不著,既然如此就儘早啟程吧!正巧可以避開亞城上班時間的塞車交通,摸黑駛上高速公路向東南方前進,亞特蘭大 Atlanta 到 薩凡納 Savannah 4個多小時車程,預計在途中的 梅肯 Macon 休息,並參觀 Wesleyan College,第一所女子學院,也是左右華人近代史之宋氏三姐妹念過的學校喔!

【美國南方•Southern US】 梅肯 Macon, GA - 第一所女子學院~
宋家姐妹的母校: 衛斯里安學院;南方菜早午餐 Cracker Barrel


雖是美國重要的歷史城,Savannah 其實更像是近海的渡假小鎮,國際知名度不算高,卻是深受美國人愛戴的避寒勝地,要海灘有海灘、要美食有美食、要酒吧有酒吧… 歷史文化反而比較像是附帶一提。然而,這趟旅程不幸遇上寒流暴雨,因此直接跳過薩凡納河出海口 Tybee Island 的海灘,爸媽同行也不適合出沒酒吧夜生活,天氣不佳的情況下,參觀有著歷史印記的老房和迷你美術館,是不錯的避雨保暖選擇,還有貪吃一家當然不會錯過在地美食,只是沒有體驗到避寒勝地的魅力有些惋惜。

由於 Savannah Historic District 歷史區內的住宿貴得離譜,我們住在開車大約15分鐘距離的旅館,主要觀光的歷史老城區佔地不大,腳力不差的話很適合步行遊覽,把車停在定點然後靠雙腳移動。路邊停車還算好找位子,比較討厭的是Savannah 路邊停車格有長短不等的時間限制,而且大多是投幣式的計時錶,現在還有誰會帶那麼多銅板啊!?另外,歷史區有5個公共停車庫,每個計算費用的方式和營業時間都不太一樣,好處是可以一次停久一點,也不用投一堆硬幣。

為了推行觀光業,Savannah 有三種免費交通工具 “dot” 可搭,分別為歷史區單向行駛的 Express Shuttle、河邊 River Street 的 streetcar 和 Savannah River 跨河的 Ferry。Express shuttle 繞熱門景點巡迴,大約20分鐘一班車,以歷史區迷你的程度,其實搭乘 shuttle 不見得會比步行快多少,氣候怡人的話更適合在小鎮漫步。第二天走累了看到 shuttle 從眼前停下,加上冰冷冷雨茫茫的空氣,我們不自覺就跳上 dot,想說跟著環遊一圈 Savannah,免費公車不搭白不搭。可惜 shuttle 沒有視野良好的窗戶,車身與車窗被包裹著白底紫字的斗大字樣 dot 擋住視線,想要當觀光巴士欣賞沿途風景可要失望了!不過至少起到讓我們取暖的功用,老媽也順便在車上打了小盹充充電。

dot 的站牌很清楚,皆有標示時間表和上下車點的地圖,詳情可參考 dot 的官網



OWENS-THOMAS HOUSE 歐文湯姆斯豪宅

抵達薩凡納的第一個景點直奔 Owens-Thomas House,富商的老宅,有個十七世紀北美最先進的沖水馬桶,還有保存完好的黑奴生活的區域。Owens-Thomas House 只有每15分鐘一個梯次的 guided tour,不能自行參觀。

Owens-Thomas House 與 Telfair Academy 和 Jepson Center for Arts 皆由 Telfair Museums 管理,所以在這三館任何一點買票,一週內都能前往其他兩處,基本上是聯票的概念,票價 $20/人,所以說既然買了票,務必留時間給其他兩館才划算。開放時間請參考 Telfair Museums 的官網,要注意下午4點20是 Owens-Thomas House 每天的最後一個導覽。

在入口處的 gift shop 購票,收據記得妥善保存,那是其他兩館的入場依據。售票人員給了我們下一個導覽梯次的集合時間,開始前10分鐘可先行進入跟禮品店同個建築的另一入口,通往一個小型展館,也是黑奴當年居住的地方。由於室內都不能照相,所以只能以雙眼紀錄、用文字敘述裡頭的場景。

(照片來自: http://blog.visitsavannah.com/)

由英國建築師 William Jay 設計,1816年動土,花了三年完成的喬治亞式攝政時期的建築風格(英國君王喬治四世代理三世的攝政時期),使用大量的對稱結構,像是雙側從地面連接至正門的曲形階梯,門前的立住,大面積的窗戶,內部兩側對稱的樓梯… 為的是要讓豪宅看起來更加雄偉,炫富的意味濃厚。

最初並不作 Owens-Thomas House,而是以 “The Richardson House” 著稱,銀行家兼棉花富商 Richard Richardson 委託姻親 William Jay 設計,為當年美洲數一數二的豪宅,大致上可以分為豪宅本身、側邊的馬房與黑奴住宿區、還有中間的花園。主樓的一二層為主人生活的空間,極盡奢華;地面層是黑奴打理主子生活起居的地方,廚房、洗衣間,馬桶儲水間都在這一層。以前的馬房和黑奴住宿的地方是現在的禮品店,也是購票處的所在處。我們從面對花園的後門入內參觀。

Richardson House 完工三年後 Richardson 家道中落,兩個孩子和妻子三亡,生意失敗破產。The Richardson House 歸為公有,短暫的作為旅舍經營,最出名的住客是美國獨立革命和法國革命的英雄人物-拉法葉 Marquis de Lafayette 曾經在1825年下榻於此,並在南面的陽台對著大批的當地人發表演說。

1830年種植園富商、律師、也當過薩凡納市長的 George Welshman Owens 買下了這幢豪宅,自此一直是家族的冬天的避寒宅邸直到他的孫女 Margaret Thomas 將其捐贈給 Telfair Museum of Art 作為歷史文化博物館的用途。

除了窺探三百年前的有錢人怎麼過生活,Owens-Thomas House 還有幾個值得注意的看點,第一是導覽開始的集合地點,也是禮品店的隔壁,小小展館天花板的斑駁藍色漆,黑奴時期遺留下來的顏色。

照片來自 www.southernpinecompany.com

藍色漆記載了少有文字記錄的黑奴文化,位於喬治亞洲和南卡洲沿岸的黑奴來自非洲不同部落,講著不同語言,為了溝通他們發展出混雜了英文、中西非的新語言 (English-Creole),也融和成新的文化,現在他門自稱 Gullah 古拉人。Gullah 雖被抓到美洲,卻不忘非洲的民間習俗,為了保護居住的地方不被靈界的鬼魂打擾,以靛藍植樹混合檸檬當染料,抹在天花板和門框、窗框上,他們相信鬼魂怕水,所以藍似水的顏色可起到嚇阻鬼魂的功能,檸檬還有除蟲的功用。

這種藍色因此稱為「魂藍 (Haint Blue)」,沒有標準的色號,有的比較藍,有的比較偏綠,總之只要代表水的顏色都行,在 Gullah 分布的美國深南一帶都可看得到。之所以 Owens-Thomas House 黑奴天花板的藍色如此特別,是因為從當年保存到現代的藍漆已不多見,Owens-Thomas House 也是在修復過程中,剝除後代覆蓋的油漆才暴露出寶貴的文化遺產。

第二是豪宅二樓階梯之間稍有弧度的天橋,雖然並不是 William Jay 原本的設計,後人為了方便才改裝而成,不過也成為獨樹一格的通道。

照片來自 Telfair 官網: https://www.telfair.org/visit/owens-thomas/

第三是 Owens-Thomas House 為北美第一幢擁有沖水馬桶的私人宅邸,地下室有個非常龐大的儲水間,樓上也有許多用來存水的牆壁間隔,當時可是連白宮都還沒有沖水馬桶的年代,Richardson 就搶先擁有了呢!

導覽結束在宅邸連結後花園的平台上,也終於可以在沒有照相限制的花園裡拍點照留念,很快就有下一梯次的遊客進來參觀,照相手腳要快。像 Owens-Thomas House 這種十七世紀的豪宅 Savannah 有不少,不過參觀完一幢算是有些概念,沒有安排再去其他的老房了!


RIVER STREET 河街

趁天還沒黑往「河街」River Street 移動, 河街可能是 Savannah 除了 Forsyth Park 之外最具代表性的觀光景點了吧!沿著薩凡納河畔開拓的一條街,可看到跨河大橋 Talmadge Memorial Bridge。

對岸最醒目的建築是 Westin Resort,是一個不小的高爾夫球度假村。

河畔邊的大錨紀念碑,可惜天氣不好,要是有藍天白雲一定會有美一點的照片。

商店街充斥著觀光客取向的商品,從 Savannah 特產糖果堅果零食、各個主題的觀光巴士起點和售票處、到越夜越熱鬧的酒吧餐廳在這都找得到。我本身沒有體驗到夜晚的河街,也不曉得這樣寒冷的季節還會不會人潮擠擠,據老弟之前去過的說詞,River Street 晚上是條喧鬧的酒吧街。也許因為淡季,下午的旅客並不多,店家好似也不是每家都營業,我們在河岸邊拍照得片刻就被冷風吹的直打寒顫。

躲進河街上的 Savannah’s Candy Kitchen 讓身子升點溫,招牌色調正好很符合即將來到的聖誕佳節。

撲鼻而來的奶糖蜜香,排放整齊的糖果、堅果包裝,各個印著 Savannah’s Candy Kitchen 的字樣,是個買伴手禮不錯的店家選擇。

Savannah’s Candy Kitchen 的鎮店之寶是 Pecan Praline 胡桃奶糖,Praline 是一種源於法國的堅果糖,後來在美國南方重新詮釋的甜點小吃,以奶糖和胡桃製作而成。最初由在路易西安娜州的法裔拓荒者帶入美國南岸,法式 praline 使用杏仁和焦糖,到了美國則用南方盛產的蔗糖與胡桃替代,再加入牛奶或鮮奶油增加香氣也降低硬度,便成為獨樹一格的美式的 praline。

好奇 praline 的味道又不敢貿然購回整盒,深怕太甜太膩,開放式的製糖櫥窗鑽進視野,擱在大淺盤裡等著冷卻的胡桃糖,零碎待著被試吃的小塊胡桃糖,正合我意!領了一塊放進嘴裡,奶糖絲柔甜味在舌尖散開,伴著胡桃香氣與綿密的口感,的確是滿不賴的甜點, 口味類似包裹著胡桃的牛奶糖,只是對我來說甜度稍嫌高了點,但還是很推薦旅人們到了河街不妨嚐嚐 praline 這個南方名甜點。

Savannah's Candy Kitchen 目前有不到十家分店散佈在美國南方,Savannah 只有兩家,River Street 這家就是30年前開幕的第一間,一切從這裡開始,另外一家則位於 City Market。

裹上焦糖的青蘋果也是美國常見的國民甜點,蘋果帶點酸的清香正好可以中和焦糖的甜膩,雖說吃多來還是滿膩的。

河街的商店幾乎大同小異,來去比較文藝的 Savannah City Market,標榜有吃有喝有表演有展覽的 City Market,感覺就是可保暖又能覓食的好選擇。


SAVANNAH CITY MARKET 薩凡納市場

真的看到 Savannah City Market 小傻眼,想像會是全部在室內空間的眾多攤位,實際上是兩排平房建築的商店街,基本上是文藝園區, 跟原本想要躲進暖氣房裡計畫相差甚遠。事後回想才覺得有道理,常年氣候怡人的 Savannah 再適合不過有著眾多的室外空間,我們只是在淡季來訪又不巧遇上寒流罷了!

天色漸暗,City Market 邊停著帶個聖帶飾品的馬兒拖著的馬車,待著遊客生意上門。

好在每家美術館般的店家都開的熱到讓人流汗的暖氣,販售許多風格迥異藝術家的作品,畫作、雕朔、珠寶… 就算沒有打算購買,當現代藝術參觀也是很過癮的。

天黑之後文青小店也關的差不多,慘烈的是已經冰冷的天氣居然又下起大雨,無計可施的我們走進 City Market 盡頭的 Pizza 店 Vinnie Van Go-Go,躲雨順便避寒。

Vinnie Van Go-Go 在網上有很不錯的評價,也有朋友推薦,所以抱著不低的期望。小店裡人滿為患,店裡有一大部分都是開放式的廚房,巨大的烤爐烘著一片片的比薩。

店內不多的座位已坐無虛席,我們被帶到半室外的區域,用透明塑膠布架起圍成的原本室外用餐區,雖然沒有室內溫暖,但點著火把暖爐和發熱燈管,聊勝於無。

又濕又冷的空氣早已把腦袋凍的不太輪轉,菜單看了老半天也想不出來該怎麼點比較適當,老媽覺得中午吃的撐,點單片比薩就好,老爸則抱持的要吃就吃得過癮的人生觀,也不知為何最後點出了一整個 cheese pizza,端上桌的時候忽然間希望有多一點的變化。

幸好起司比薩的口味不算差,熱騰騰的時候還算美味,只是半室外的用餐區氣溫實在很低,沒幾下子比薩就冷掉了,降溫後凝結的起司實在不是那麼討人喜歡,而且相比之下,老爸更愛的是芝加哥時吃到的餡料起司都多到爆漿的深盤子比薩 deep dish pizza (後來回程轉機又去吃)。

看了店裡的食客,除非一大群人同行,不然幾乎都是自選餡料的單片點法,排列組合就多了!超大單片三角型撲滿食材的 pizza 賞心悅目,應該是人少適合的方式。

雖然有暖爐和發熱燈,吃了高熱量的 pizza 依然擋不住手腳溫度直直降,老媽甚至把毛帽手套都戴上還是不停發抖。隔著透明塑膠布,大雨傾盆而下, 流水般的雨滴不停的從透明塑膠布地下的縫隙噴進來。徹底被天氣打敗了!想說結完帳,趕緊回旅館休息。Vinnie Van Go-Go 只收現金不能刷卡,真的沒帶現金也別緊張,他們在門口很貼心的放了一個提款機。


打著等到雨停或至少雨勢轉小的時候再去牽車的算盤,我們便晃進隔壁的 Savannah's Candy Kitchen 取暖。

不得不說這種焦糖蘋果實在長得很討人喜歡,這裡的色彩更加鮮豔。

等不到雨停,趁著雨勢轉小趕緊牽車來接在溫暖糖果店裡取暖的老媽,三人就像是被丟進浴缸裡的貓咪那樣狼狽。

為了不要凍到生病,決定到附近的 Whole Food 走一趟,買點水果和熱湯來暖暖胃,順便補充天然維生素,撫慰被寒冷摧殘的心靈。左為 chili,右為雞湯麵 chicken noodle soup。

本該應該是相對溫暖的 Savannah,在氣溫和大雨的攪和之下,變成了陰冷的鬼城,搞的抵達薩凡納的半天只能想著保暖躲雨。許願明日狀況轉佳,就算回暖無望,也期待雨勢溫和點,還有等不及想品嚐的家庭式南方靈魂美食 — Mrs. Wilkes’ Dining Room

0 意見: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